大邱美女:讀懂蘇州,才能讀懂中國

大邱庄金美达水上乐园 www.icrnao.com.cn 作者:最愛歷史  來源/微信公眾號:solovehistory 發布日期:2019-10-10


?在誘降太平軍八位將領后,1863年,淮軍首領李鴻章隨即翻臉,將以郜永寬為首的八位降將刺殺斬首,隨后,清軍對已經棄械投降的2萬太平軍將士展開了大屠殺,號稱“人間天堂”的蘇州城,迎來了屠夫李鴻章的血洗清城。
對于李鴻章來說,已經被太平軍占領了三年之久的蘇州城,滿城軍民皆不可靠,所以他先是以卑鄙手段誘降太平軍,再以殘酷手段進行屠殺“洗城”,對于蘇州這個從春秋戰國時期就開始建城的古城來說,它即將迎來歷史上最為黑暗的時刻。
歷經三年劫難,盡管終于“光復”,但蘇州,即將從以往明清時代全國經濟中心的高光時刻急劇隕落,而1863年李鴻章的誘降屠城,正是蘇州城市命運的分水嶺。
1
周敬王6年(公元前514年),吳王闔閭繼位后,下令大臣伍子胥建造闔閭城,這也是蘇州城市建設的開端,到了開皇9年(公元589年),隋朝以城西有姑蘇山之故,將吳州改名為蘇州,這也是蘇州得名之始。
此后歷經一千多年發展,到了宋代,蘇州與杭州更是并稱“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到了清代中前期,蘇州更是發展成為與北京、漢口、佛山齊名的全國四大商業中心城市“天下四聚”之一。
但從1860年被太平軍占領后,到1863年淮軍屠城,歷經三年太平天國之亂后,蘇州“已為廢址,破瓦頹垣,凄涼滿目”,在被清軍收復后的第二年,1864年,時人毛永麟在路過蘇州時寫道:
“(蘇州)金閶門外瓦礫盈盈,城中亦鮮完善?;⑶鷚凰掖?,余皆土阜?!?br>除了劫后殘生的虎丘塔,當時蘇州城內幾乎皆化為廢墟,這個當初被稱為“東吳繁劇,首冠江淮”,在曹雪芹(約1715-約1763)的回憶中“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的歷史名城和經濟中心,從此告別了巔峰時期。
▲1759年,清代徐揚,姑蘇繁華圖
按照海關檔案記載,在太平軍之亂前,作為繁華的商業城市和輕工業城市,當時蘇州城內共有織機12000多臺,但歷經動亂后,即使是到太平軍已經平定15年后的1878年,蘇州的織機數量也只恢復到了1816臺,即使是到清朝滅亡前一年的1911年,也只是恢復到了7000多臺,作為當時支撐城市發展的核心產業,蘇州的棉布業和絲織業,當時在進口商品和國內其他城市工業發展的沖擊下,雖然有所恢復,但已經大不如前。
觀察中國的城市發展,可以發現,中國的核心城市發展起初是沿著黃河流域,從西向東沿著長安-洛陽-開封一線遷移,從唐朝后期開始,隨著全國經濟中心的南移,中國的經濟中心開始以長江流域為主角,從西向東遷移到了揚州-蘇州-杭州等地。
另外,中國經濟中心從北向南的發展趨勢也不斷加強,從唐朝中后期到宋元兩代,先是濱海的廣州和泉州迅速崛起,到了明清兩代,在揚州-蘇州-杭州等江南城市之外,從北京-漢口-佛山-廣州一線的南北經濟帶也不斷崛起定型,到了第一次鴉片戰爭結束后,隨著更多通商口岸的開放,這種中國經濟中心從西向東、從北向南不斷發展的結果,就是上海的迅速崛起。
而蘇州的相對隕落,其根本原因,正是上海的崛起和取而代之。
2
1843年上??漢?,原來局限在廣州一口通商的棉布、絲綢、茶葉等商品的進出口貿易,迅速轉移至上海地區,由于更加靠近長三角這個商品產源地和銷售地,加上進入海洋時代后天然的港口優勢,上海逐漸發展成為中外的人口聚集地和資本集中地,并逐漸從單純的商業中心,發展成為整個中國的金融中心和制造業中心。
太平天國之亂時期(1851-1864年),包括蘇州在內的整個長三角的大量人口和產業資本紛紛遷移到了上海的租界內避亂,這更加促進了上海的大發展,在太平軍之亂初期的1852年,當時上海人口為54萬人,但是到了解放前夕的1949年,上海僅城市人口就飆漲到了542萬人,人口增長達十倍之多。
隨著經濟中心的遷移加上戰爭的動亂,蘇州的人口則從太平天國之前的最高峰150多萬,跌落至太平天國后的17萬人,即使到了1949年,蘇州的城鎮人口也僅僅只是恢復到了40多萬,相比清代的巔峰時期急劇隕落。
▲上海的崛起,背景是蘇州的衰落
到了1890年代,上海已經全面超越了蘇州,昔日“江南一切以蘇城為依歸”,變成了“蘇州商市行情悉依上海為準”的局面,而歷史上曾經作為蘇州的衛星城市被稱為“小蘇州”的上海,反過來成了全國中心城市;而蘇州則反過來成了上海的衛星城市,被稱為“小上?!?。
對此,日本著名東洋史學者宮崎市定曾指出:
“事實上,近現代上海的繁榮,無非是以太平天國為契機,蘇州的繁榮轉移過來的結果。與此同時,蘇州的風氣也轉移到上海來。上海并非突然出現的,其歷史背景即是蘇州的存在?!?br>3
與蘇州在近代的隕落相似,作為江淮地區的另外一個商業中心,揚州的隕落則來得更快和更為徹底。
早在鴉片戰爭前,道光十二年(1832年),作為兩淮鹽業中心的揚州就由于票鹽法的實施,導致作為揚州經濟最重要支撐的鹽業迅速衰落;太平天國之亂期間,先是太平軍攻破揚州,隨后湘軍反攻又大規模在揚州城內焚燒擄掠;而由于咸豐五年(1855年)黃河的決口淤塞京杭大運河,致使揚州最后的河運和漕運業也隨之衰落。
經歷重重打擊后,支撐揚州的各個經濟支柱最終逐漸破滅,從而使得從隋唐時期就開始繁盛達千年之久的揚州城最終徹底隕落。
▲揚州城舊景
但比揚州幸運的是,蘇州則搭上了近代交通轉型的便車。盡管在大航海時代中,坐擁長江和京杭大運河的蘇州風光不再,但鐵路卻給了蘇州以重生的機會。
1908年,從上海至南京的滬寧鐵路通車,滬寧鐵路沿途經過上海、蘇州、無錫、常州、鎮江、南京等六座城市;1912年,從天津至南京的津浦鐵路也全線通車,并在南京浦口與滬寧鐵路隔江相望;1968年,隨著南京長江大橋的建成通車,津浦鐵路最終與滬寧鐵路合并,更名為京滬鐵路。
作為與京廣鐵路同等的中國兩大鐵路動脈,連接京津地區與長三角地區的京滬鐵路,也使得蘇州得以在鐵路時代仍然保有競爭優勢,并為1978年改革開放后的重新崛起奠定了基礎。而與之相反,被京滬鐵路繞道而過的揚州,則從曾經的全國經濟中心,徹底淪落成為長三角一座普通的邊緣城市,從此一蹶不振。
4
到了1911年,隨著武昌起義的爆發,蘇州城也進入了近代轉型的關鍵時刻。
為了保全蘇州,避免再次遭遇戰火蹂躪,時任江蘇巡撫程德全在蘇州士紳的請求和人心所向下,最終決定“反正”參加革命,當時,兩江總督駐扎南京,江蘇巡撫則駐扎蘇州,隨著蘇州和江蘇的宣布獨立,清廷在江南的統治也迅速崩潰。
對此,后來魯迅在雜文中嘲諷程德全,說他宣布江蘇獨立,為了表示革命必須有所破壞,就叫人捅掉了江蘇巡撫衙門屋頂上的幾片瓦,以意思意思一下,但是魯迅有所不知的是,作為一位曾經不惜以死保衛東北國土不失、又和平護衛蘇州和江蘇獨立的英雄,為官清正的程德全也為?;に罩萘⑾鋁撕孤砉?。
但1912年民國建立后,隨著經濟地位的下降,蘇州的行政地位也不可避免地隨之隕落。民國時期,曾經作為江蘇巡撫和蘇州府駐地的蘇州被廢府改稱吳縣,淪為了長三角區域內的二流城市。
對于這個曾經名震全國,產生過唐伯虎、文征明、祝枝山、徐禎卿等晚明江南四大才子,從唐朝至清代共產生過45位狀元、號稱中國狀元第一城和全國經濟中心的“富貴風流地”,對于這種淪落只能逆來順受、默默等待崛起的時機。
▲蘇州老城
盡管蘇州相對上海不可避免地衰落了,但蘇州千年繁華培養起來的各個世家大族,則一直在守護著這個城市的火種。
作為曾經在清代出過兩位叔侄狀元(嘉慶七年(1802)狀元吳廷琛,道光十二年(1832)狀元吳鐘駿)的蘇州吳氏家族后代,在太平天國之亂中遷居上海的吳韶生,則始終心心念著蘇州和家族的發展。
有鑒于庚子事變后蘇州吳氏家族的零落,就在1911年,吳韶生于是在蘇州購買捐獻1300畝田地,并聯合宗族里的其他成員,共同成立了洞涇吳氏義莊,以扶持宗族里的孤寡貧弱,對于自己在蘇州的建設,吳韶生寫詩言志說:
“景仰先賢范義莊,今生奢愿竟能償;
烝嘗百世宜虔敬,創業艱難澤自長?!?br>在吳韶生看來,他倡議設立洞涇吳氏義莊的本心,就是要學習宋代范仲淹設立范氏義莊,重新凝聚四散流離的蘇州吳氏家族的人心,而正是在類似吳韶生等蘇州名門望族的維系下,盡管蘇州日益衰落,但蘇州的人文精神內核卻從未斷裂。
就在晚年將家事托付給兒孫時,吳韶生還特別對子孫強調說,他們是來自蘇州的狀元家族,以禮義詩書傳家,并特別叮嚀子孫切切不可忘記蘇州:
“傳家無別物,禮義守書田?!?br>而曾經在清代出過2名祖孫狀元(康熙15年(1676)狀元彭定求,雍正5年(1727)狀元彭啟豐)、1名探花,另有14名進士、31名舉人的蘇州彭家,也在家族內部創立了彭氏義莊,專門免費給宗族里的孩子提供學前教育。
為了激勵子孫,彭家還將宗族一處宅院名為“繭園”,意思是希望自家孩子能夠刻苦學習、日后才能化蛹成蝶,成就功名。
和蘇州吳氏家族一樣,盡管蘇州彭氏家族在太平天國之亂后也離散四方,但他們也始終牽系著蘇州,并勉力維系著蘇州彭氏義莊的發展。
正是在這些家族薪火相傳的接力下,蘇州盡管在近代倍遭患難,但蘇州的文化和精神火種卻從未斷裂。
5
蘇州雖然衰落,但內里的底子還在,為了維系蘇州繁華復興的火種,明清兩代在蘇州繁盛延續的蘇州貝家,則在民國顏料大王、貝家第十三代貝潤生,以及金融巨子貝理泰(貝哉安)兄弟的支持下,在蘇州城開辦了中國第一家新式幼兒園,為蘇州的公益慈善做出了巨大貢獻。
對此,作為蘇州四大園林之一“獅子林”曾經的主人,貝潤生說:
“以產遺子孫,不如以德遺子孫;以獨有之產遺子孫,不如以公有之產遺子孫?!?br>在蘇州眾多世家大族的共同維系下,蘇州的復興種子一直被小心翼翼地維護著。到了1945年后,面對時代的巨變,蘇州貝家再次出走四海,到了蘇州貝家第15代貝聿銘,盡管在1945年后旅居美國,但已經成為世界著名建筑師的他卻從未忘記蘇州、忘記中國,貝聿銘甚至將自己的三個兒子分別取名為:
“貝定中、貝建中、貝禮中”。
意思分別是:安定中國、建設中國、禮儀中國。
2002年,85歲的貝聿銘又親自動手,為故鄉蘇州設計了極富中國古典審美情趣的蘇州博物館新館,當時,貝聿銘的兒子、著名建筑師貝禮中對這個設計也感興趣,但貝聿銘卻說:
“我的兒子中文已經生疏了,對中國文化不夠了解。我是蘇州人,也是中國人,這個設計要我親自來?!?br>正是這種世代相傳的對于蘇州人文精神的守護,最終使得蘇州得以在歷經百年衰落之后,在改革開放后再次逆境重生。
▲改革開放后,貝聿銘(左一)與蘇州貝氏親人合影
1992年,鄧小平在“南巡講話”中指出,“新加坡的秩序算是好的,他們管得嚴,我們應當借鑒他們的經驗,而且比他們管得更好?!?994年,新加坡國父李光耀帶著“新加坡經驗”來到中國,在走訪了中國內地多個城市后,新加坡人最終選擇了人文底蘊深厚、又毗鄰上海、容易接受上海輻射的古城蘇州。
當年,蘇州工業園區橫空出世。沒有辜負歷史機遇的蘇州,隨后在基礎設施建設、招商引資、項目管理等方面進行大膽探索,創新了一大批制度,形成了對外經濟合作的“蘇州模式”,成為國內其他城市學習效仿的對象。
此后,蘇州經濟逐漸超越江蘇省會南京,再次崛起成為江蘇經濟一哥,盡管地位不復當年全國經濟中心的輝煌,但作為長三角地區的領頭羊之一,蘇州的重新崛起與揚州的衰落相比,顯得更加難能可貴。
到了2018年,在江蘇全省13個地市的經濟對比中,蘇州再次以18597億元GDP的優越成績領跑江蘇,比第二名南京12820億元GDP的成績還高出5777億元。
▲2018年江蘇13個地市GDP排名
對于蘇州的再次崛起,蘇州人則將其經驗歸納總結為十六個字:
“崇文睿智,開放包容,爭先創優,和諧致遠”。
盡管看似口號空虛,但在歷經千年繁華和百年衰落之后,這十六個字卻是一種對于歷史的錐心總結,否則憑什幺揚州衰落,蘇州卻能再次崛起?
只有讀懂蘇州,才能讀懂中國。
全文完,感謝您的耐心閱讀,順手點個“在看”讓我知道您在看~
參考文獻:
趙金輝:《論近代蘇州城市的衰落》,《遼寧行政學院學報》2014年11期
胡勇軍:《絕對衰落與相對衰落:近代蘇州滯后發展及其原因分析》,《聊城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4年第4期
陳為忠:《轉型與重構:上海產業區的形成與演化研究1843-1941)》,復旦大學2014年博士學位論文

關注最愛歷史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