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邱和釜山:| 城市的底色 涂说:陈家玉

大邱庄金美达水上乐园 www.icrnao.com.cn 作者:禾泉  来源/微信公众号:Hequanweikan 发布日期:2019-10-10

城市的底色




陈家玉,铁路职工,文学爱好者,偶有文字见诸报刊。
一发现蚌埠的城市底色,是从我每天早晨步行上班开始的。夏季,天亮得早,我走出小区时,东方的天际已晕着一片绯红,像剥了壳的鸡蛋,不小心滚到了胭脂盒里。街道刚刚洒扫完毕,浮游的灰尘颗粒,散发出泥土的气息。从铁中往北到华运超市段,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汉打扫的。老汉有时坐在路牙石上抽烟小憩,有时靠在墙根吃早饭??此邢惺?,我便凑过去聊两句。老汉姓汪,早年柴油机厂的退休工人,出来干保洁,既是闲不住,也是为了不给儿女添负担。因为他肠胃不好,饭是老伴早早做好送过来的,他吃饭时,老伴便在远远的地方替他扫地,害怕扬起的灰尘落到了碗里。此情此景,让我想起电视里的一则公益广告。广告里也是一位老人晚上扫地,老伴送来了晚饭,他蹲在一户阳台下吃饭,楼上的女主人特意为老人留着阳台的灯。广告拍得很温馨。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幺灯光照亮的是位还在做保洁工的老人,尽管那盏灯火是暖暖的。有两日,未见到汪大爷,我以为是路过的时间错过了。第三天,见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子在扫地,我想一定是汪大爷丢下了扫把。也许是我悲天悯人,但一位暮年老人还要劳作,即使有一万盏灯光,也消弭不了他身后的阴影。从华运超市往西,转过铁路立交桥,是一溜小吃铺。包子的笼屉、油条的大锅摆在铺子门口,热气腾腾、香味四溢。食客们都是郊区进城打工的农民,骑着电瓶车径直停在门前,脱下挡风的棉大衣,往电瓶车上一甩,拎着安全帽走进铺子坐定。我从外面往里,看不清他们的面目。吃饱饭出来,安全帽扣在头上,点上烟便进了路对面的楼房工地。我在路这边瞧不见工地上劳动的身影,只是楼房在不停地长高,塔吊衔着云朵。小吃铺西头是个十字路口,我时常停在那里等红绿灯。路上几乎全是疾驶而过的摩托车、电瓶车,骑手和小吃铺的食客一样,来自城北的郊区乡镇。他们不愿外出打工,留在村子里,照顾着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农忙时收种庄稼,农闲时进城打工。有后座上坐着女子的,那一定是两口子。你看,女子双手搂着男子的腰,脸贴着男子的后背,恨不得钻进男子的身子里去。如有雨,女子便高高地举着雨布,伸直了双臂往前举,男子毫发不湿,女子的全身都暴露在雨中??吹秸庖荒?,我竟忘了绿灯。路上总会遇到遛放的宠物狗。一个小狗,迎面来条大狗,小狗摇着尾巴对大狗“汪汪”地打招呼,大狗瞧都没瞧它一眼,迈着稳稳的步子昂着头走过去,主人也迈着稳稳的步子昂着头走过去,小狗很无趣,翘起腿对着路边的汽车轮子滋抛尿,抖抖身子的毛,颠颠地跑了。这是条有礼貌的小狗,昨天早上它就朝我腿上扑过,它的主人朝我笑笑,我也朝她笑笑,是我一天里最早打开的笑容。从家到单位,步行需40多分钟,走到单位附近的步行街时,太阳已悬在楼头,不锈钢路灯杆被镀得锃亮。一位瘦高的中年男子在路灯旁吹着长箫,箫声被热闹的噪声吞没了,像蝴蝶飞入黄花,走近了才听得见。男子自顾自地吹着,天天如此。一支箫之于一个城市,太过孤单和渺小,什幺人会停下来,听一听它在说什幺呢。二“有人说她是南方,有人说她是北方,南方和北方,手拉手坐在淮河大堤上?!卑霾?,淮水汤汤,古育蚌采珠之地,被誉为“珠城”?!霸猩吵芍椤背晌嗣切闹械幕ǘ?,代代相诵。珠城,四季常绿处处花。下楼出楼道口,迎面便是挂满墙头的月季花,地上散落的花瓣,是风在夜里赏花时留下的足印,点点生艳。月季花是蚌埠的市花,花语为希望、幸福?!跋M?、“幸?!笔歉叽笊系?,恰恰又是每个人都想拥有和可以拥有的,正因为它们是属于每个人的,所以又是那幺的普通,普通到“月月红”,月月陪伴你。院墙是去年创建文明城市时,统一修建的,志愿者在墙面画着蚌埠的风景名胜,有淮河铁路大桥、龙湖、湖上升明月......墙根挺出一株鸡冠花,鲜红欲滴,高至半墙,成为恰到好处的感叹号,胜过人为的设计,自然和谐。在路上是很少能见到花的。绿化带里遍植珊瑚树和石楠,都被修剪成整齐的模样,密密匝匝。待到人行道上的栾树雨似地洒下花粒,碎金铺地,就已是九月。岁月再往深处走几步,清早便可见有花环从马路上跑过。那是装饰好的花车,要去迎娶一位新娘。蚌埠的万家灯火里,又添一朵幸?;?。搬迁小区的大门旁有处卖菜的早市,有盆栽的鲜花出售。我只识几种常见的花,便常常向卖花人请教。他的花好,口才也好:“大哥,看您是位领导,拿盆兰草,放在办公室最合适了?!闭馀枥疾葜挥衅甙似蹲?,像铅笔勾出的,弯成小姑娘的羊角辫形状。我是满心喜欢,嘴上却说:“太贵了?!薄澳蔷湍门栉闹?。也挺好的?!苯ソナ煜ず?,我俩成了微信朋友,我买了盆兰草,他送了盆文竹,我告诉他:“下次带盆仙人球?!彼器锏匾恍Γ骸八腿??”我也笑了:“你送我?!?蚌埠的天空越来越明净、越来越蓝。仰望苍穹,偶能见到空中的花朵,五彩夺目,与朝霞齐飞。那是从龙湖公园放起的风筝,御风飘到街道的上空。休息日,龙湖公园湖边的草地上,多有放风筝的人,蝴蝶、大脸猫 、五星......一只一只往天上飞。龙湖,城市之肺,大地的眼睛,到处是晨练的人们。龙湖的水面很大,因缺少文化的滋养,也只是一泓清水。一位诗人朋友曾说,湖水哗哗的声音,仿佛是在打着自己的脸。他为自己未能写下赞美龙湖的诗句而惭愧。细思极是——城市,哪能缺少文化之花。三从华运超市往西,经过一座铁路立交桥。早上六点左右,有一列上??费舻穆唐こ?,穿过楼群,轰隆隆驶过,弯道处发出刺耳的噪声。打开的车窗旁,有人向驻足观看的我挥手致意。它从上海的晚上开到蚌埠的早晨,继续向前。车上的人千里迢迢,车马劳顿,都是为了自己的一个想法,不论想法能否兑现,还会继续踏上旅程。我向列车挥挥手,它要跑三公里,经过蚌埠有名的古民居旅游点湖上升明月和奥体中心,才能出城区。轨道两旁立着高高的松杉,列车像行驶在绿色的幛幔中。蚌埠,因津浦铁路而兴,从山东、天津抽调过来的铁路工人,成为第一代移民,他们在这里成家立业,像一粒沙子砥砺成珠。如果说,蚌埠是“火车拉来的城市”,那幺,这批人就是把火车扛在肩上的人。随着城区的扩张,铁道分割着城市,成为发展之痛。铁道线外迁绕城的工程正在紧张进行,城内的货场也规划改建成主题公园。城市越来越宜居,人口越来越多,农民进城应该是新一代的移民。走在市内的街道,如果看到从旁边的院子里,伸出丝瓜花、扁豆花,也许院子的主人就是进城安家不久的农民。城市的花朵中多了不一样的色、散发着不一样的香。每一朵花都是城市的底色,不只在早晨。
温馨提示:《禾泉》文学微刊的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
投稿邮箱
散文随笔诗歌图片类:
[email protected]
小说故事类:
[email protected]
战略合作伙伴:
安徽奥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安徽省争华羊业集团有限公司
*本微刊倡导原创,所登载的文字、图片、音频均属《禾泉》创作团队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走进《禾泉》 文学微刊,走进不一样的天地。栖息或飞翔,在君一念间!
我 和 您 之 间 的 距 离
是 指 尖 到 屏 幕 的 距 离回到目录请点击“阅读原文”

关注禾泉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