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邱庄别墅:| 城市的底色 涂說:陳家玉

大邱庄金美达水上乐园 www.icrnao.com.cn 作者:禾泉  來源/微信公眾號:Hequanweikan 發布日期:2019-10-10

城市的底色




陳家玉,鐵路職工,文學愛好者,偶有文字見諸報刊。
一發現蚌埠的城市底色,是從我每天早晨步行上班開始的。夏季,天亮得早,我走出小區時,東方的天際已暈著一片緋紅,像剝了殼的雞蛋,不小心滾到了胭脂盒里。街道剛剛灑掃完畢,浮游的灰塵顆粒,散發出泥土的氣息。從鐵中往北到華運超市段,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漢打掃的。老漢有時坐在路牙石上抽煙小憩,有時靠在墻根吃早飯??此邢惺?,我便湊過去聊兩句。老漢姓汪,早年柴油機廠的退休工人,出來干保潔,既是閑不住,也是為了不給兒女添負擔。因為他腸胃不好,飯是老伴早早做好送過來的,他吃飯時,老伴便在遠遠的地方替他掃地,害怕揚起的灰塵落到了碗里。此情此景,讓我想起電視里的一則公益廣告。廣告里也是一位老人晚上掃地,老伴送來了晚飯,他蹲在一戶陽臺下吃飯,樓上的女主人特意為老人留著陽臺的燈。廣告拍得很溫馨。但我一直不明白,為什幺燈光照亮的是位還在做保潔工的老人,盡管那盞燈火是暖暖的。有兩日,未見到汪大爺,我以為是路過的時間錯過了。第三天,見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女子在掃地,我想一定是汪大爺丟下了掃把。也許是我悲天憫人,但一位暮年老人還要勞作,即使有一萬盞燈光,也消弭不了他身后的陰影。從華運超市往西,轉過鐵路立交橋,是一溜小吃鋪。包子的籠屜、油條的大鍋擺在鋪子門口,熱氣騰騰、香味四溢。食客們都是郊區進城打工的農民,騎著電瓶車徑直停在門前,脫下擋風的棉大衣,往電瓶車上一甩,拎著安全帽走進鋪子坐定。我從外面往里,看不清他們的面目。吃飽飯出來,安全帽扣在頭上,點上煙便進了路對面的樓房工地。我在路這邊瞧不見工地上勞動的身影,只是樓房在不停地長高,塔吊銜著云朵。小吃鋪西頭是個十字路口,我時常停在那里等紅綠燈。路上幾乎全是疾駛而過的摩托車、電瓶車,騎手和小吃鋪的食客一樣,來自城北的郊區鄉鎮。他們不愿外出打工,留在村子里,照顧著家里的老人和孩子,農忙時收種莊稼,農閑時進城打工。有后座上坐著女子的,那一定是兩口子。你看,女子雙手摟著男子的腰,臉貼著男子的后背,恨不得鉆進男子的身子里去。如有雨,女子便高高地舉著雨布,伸直了雙臂往前舉,男子毫發不濕,女子的全身都暴露在雨中??吹秸庖荒?,我竟忘了綠燈。路上總會遇到遛放的寵物狗。一個小狗,迎面來條大狗,小狗搖著尾巴對大狗“汪汪”地打招呼,大狗瞧都沒瞧它一眼,邁著穩穩的步子昂著頭走過去,主人也邁著穩穩的步子昂著頭走過去,小狗很無趣,翹起腿對著路邊的汽車輪子滋拋尿,抖抖身子的毛,顛顛地跑了。這是條有禮貌的小狗,昨天早上它就朝我腿上撲過,它的主人朝我笑笑,我也朝她笑笑,是我一天里最早打開的笑容。從家到單位,步行需40多分鐘,走到單位附近的步行街時,太陽已懸在樓頭,不銹鋼路燈桿被鍍得锃亮。一位瘦高的中年男子在路燈旁吹著長簫,簫聲被熱鬧的噪聲吞沒了,像蝴蝶飛入黃花,走近了才聽得見。男子自顧自地吹著,天天如此。一支簫之于一個城市,太過孤單和渺小,什幺人會停下來,聽一聽它在說什幺呢。二“有人說她是南方,有人說她是北方,南方和北方,手拉手坐在淮河大堤上?!卑霾?,淮水湯湯,古育蚌采珠之地,被譽為“珠城”?!霸猩吵芍欏背晌嗣切鬧械幕ǘ?,代代相誦。珠城,四季常綠處處花。下樓出樓道口,迎面便是掛滿墻頭的月季花,地上散落的花瓣,是風在夜里賞花時留下的足印,點點生艷。月季花是蚌埠的市花,花語為希望、幸福?!跋M?、“幸?!筆歉嘰笊系?,恰恰又是每個人都想擁有和可以擁有的,正因為它們是屬于每個人的,所以又是那幺的普通,普通到“月月紅”,月月陪伴你。院墻是去年創建文明城市時,統一修建的,志愿者在墻面畫著蚌埠的風景名勝,有淮河鐵路大橋、龍湖、湖上升明月......墻根挺出一株雞冠花,鮮紅欲滴,高至半墻,成為恰到好處的感嘆號,勝過人為的設計,自然和諧。在路上是很少能見到花的。綠化帶里遍植珊瑚樹和石楠,都被修剪成整齊的模樣,密密匝匝。待到人行道上的欒樹雨似地灑下花粒,碎金鋪地,就已是九月。歲月再往深處走幾步,清早便可見有花環從馬路上跑過。那是裝飾好的花車,要去迎娶一位新娘。蚌埠的萬家燈火里,又添一朵幸?;?。搬遷小區的大門旁有處賣菜的早市,有盆栽的鮮花出售。我只識幾種常見的花,便常常向賣花人請教。他的花好,口才也好:“大哥,看您是位領導,拿盆蘭草,放在辦公室最合適了?!閉馀櫪疾葜揮釁甙似蹲?,像鉛筆勾出的,彎成小姑娘的羊角辮形狀。我是滿心喜歡,嘴上卻說:“太貴了?!薄澳薔湍門櫛鬧?。也挺好的?!苯ソナ煜ず?,我倆成了微信朋友,我買了盆蘭草,他送了盆文竹,我告訴他:“下次帶盆仙人球?!彼器锏匾恍Γ骸八腿??”我也笑了:“你送我?!?蚌埠的天空越來越明凈、越來越藍。仰望蒼穹,偶能見到空中的花朵,五彩奪目,與朝霞齊飛。那是從龍湖公園放起的風箏,御風飄到街道的上空。休息日,龍湖公園湖邊的草地上,多有放風箏的人,蝴蝶、大臉貓 、五星......一只一只往天上飛。龍湖,城市之肺,大地的眼睛,到處是晨練的人們。龍湖的水面很大,因缺少文化的滋養,也只是一泓清水。一位詩人朋友曾說,湖水嘩嘩的聲音,仿佛是在打著自己的臉。他為自己未能寫下贊美龍湖的詩句而慚愧。細思極是——城市,哪能缺少文化之花。三從華運超市往西,經過一座鐵路立交橋。早上六點左右,有一列上??費艫穆唐こ?,穿過樓群,轟隆隆駛過,彎道處發出刺耳的噪聲。打開的車窗旁,有人向駐足觀看的我揮手致意。它從上海的晚上開到蚌埠的早晨,繼續向前。車上的人千里迢迢,車馬勞頓,都是為了自己的一個想法,不論想法能否兌現,還會繼續踏上旅程。我向列車揮揮手,它要跑三公里,經過蚌埠有名的古民居旅游點湖上升明月和奧體中心,才能出城區。軌道兩旁立著高高的松杉,列車像行駛在綠色的幛幔中。蚌埠,因津浦鐵路而興,從山東、天津抽調過來的鐵路工人,成為第一代移民,他們在這里成家立業,像一粒沙子砥礪成珠。如果說,蚌埠是“火車拉來的城市”,那幺,這批人就是把火車扛在肩上的人。隨著城區的擴張,鐵道分割著城市,成為發展之痛。鐵道線外遷繞城的工程正在緊張進行,城內的貨場也規劃改建成主題公園。城市越來越宜居,人口越來越多,農民進城應該是新一代的移民。走在市內的街道,如果看到從旁邊的院子里,伸出絲瓜花、扁豆花,也許院子的主人就是進城安家不久的農民。城市的花朵中多了不一樣的色、散發著不一樣的香。每一朵花都是城市的底色,不只在早晨。
溫馨提示:《禾泉》文學微刊的部分圖片來自互聯網,如有侵權請您告知,我們會在第一時間處理或撤銷。
投稿郵箱
散文隨筆詩歌圖片類:
[email protected]
小說故事類:
[email protected]
戰略合作伙伴:
安徽奧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安徽省爭華羊業集團有限公司
*本微刊倡導原創,所登載的文字、圖片、音頻均屬《禾泉》創作團隊所有,轉載請注明出處
長按或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走進《禾泉》 文學微刊,走進不一樣的天地。棲息或飛翔,在君一念間!
我 和 您 之 間 的 距 離
是 指 尖 到 屏 幕 的 距 離回到目錄請點擊“閱讀原文”

關注禾泉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