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邱地铁火灾:大婚之日,她發現自己的夫君變成了那位瘸腿王爺...

大邱庄金美达水上乐园 www.icrnao.com.cn 作者:微閱云讀書  來源/微信公眾號:wei-yanqing 發布日期:2019-10-10


········第1章········
當顧尹姿再一次睜開眼,馬車的顛簸,熙熙攘攘,耳邊不斷傳來叫買賣聲。
顧尹姿眼底撩過疑惑,斜睨邊上的婢女,她有些反應不過來,她明明不是死了嗎?為什幺會在這里?
秋雁看到她醒了,笑問,“大小姐你醒了?!?br>顧尹姿淡淡應她一聲,她手輕撩起窗布,看外頭街上。
在她印象里,她從珠云口中得知秋雁也是喜歡江君皓,她一氣之下將秋雁送給一戶平民人家當妾室,之后就再也沒見過秋雁了。
馬車緩緩停下,她看到‘姿雅閣’牌坊,她真的相信自己重生在過去了。
古色古香的茶樓姿雅閣,是當時最富麗堂皇的茶樓,然而在她十幾歲之時就被當今皇上下旨封了。
那幺今天她今天出門是為了什幺?
顧尹姿略蹙精致的柳眉思索。
“大小姐,二小姐已經下馬車了?!敝樵乒Ь闖鏨嶁閹?。
顧尹姿冷傲眼神斜睨她,目光蘊含傲慢的厲芒。
珠云趕緊低下頭,不敢再說一句,心里卻是郁悶,想不到自己哪里得罪她了。
秋雁小心翼翼扶著顧尹姿下車,不禁再一次仰頭看著‘姿雅閣’三個字的牌坊。
她每一次出門到姿雅閣,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來見江君皓。
但她一直跟顧蕓柔那女人向來就是死對頭,一起出門來這的機會很少。
在她印象中只有兩次。
一次是帶顧蕓柔介紹給江君皓認識,第二次就是她外公家落敗,外公死了,余家被下旨永世不得入朝為官。
那個時候的她就在想,自己已經沒有了外公這個靠山,就不能失去江君皓。
所以她就很擔心江君皓會看上顧蕓柔,她才緊跟顧蕓柔一同出門。
一想到江君皓,就讓她恨之入骨,是她上一世愛了很多年的渣男,江君皓不僅不愛她,現在還要置她于死地。
想起她上一世在牢里所受的苦頭,她就恨不得剝了江君皓的皮,拆了他的骨,更可笑是上一世她還為了江君皓連累外公家落敗,父親跟她脫離父女關系,母親為了救她下跪磕頭求她父親,父親不愿意救她,她母親一頭就撞死在柱子上。
還有那個愛她包容她,而她卻不愛的傅瑾琛,她的琛哥哥。
上一世,無論她在所有人眼里是刺殺庶妹,黑心腸的惡女,人人得而誅之,但在他眼里她永遠都是最好的那個,他永遠是無條件包容她,愛她,守護她。
甚至到最后他為了救她劫囚車,最后還讓江君皓算計,讓她的琛哥哥死在馮東夏手里。
現在的江君皓對她來說,他就是人面獸心,表里不一的男人,就算是送到她面前,她都不會看一眼。
她不會放過上一世傷害過她以及殺死她琛哥哥的人,就算是最后死磕到底,她都要看看最后到底誰是勝利者。
秋雁,珠云看著她嘴角向上揚起的微笑,心里總有說不出的悚然。
顧尹姿剛踏進姿雅閣,就迎各種冷嘲熱諷,厭惡的視線。
她知道顧蕓柔一出現就是惹人垂憐的女主角,她就永遠那個蛇蝎心腸的女惡配,對所有人的來說,顧蕓柔就是圣潔善良的仙女,自己就是那一粒掉進湯水的老鼠屎。
顧蕓柔站在他們中間,目光也往顧尹姿看來,一身白色裙子的她,裙裾飄逸,發絲垂落前面,宛如天上高貴的飛仙,淡雅氣質籠罩她身,給人感覺只能遠看而不可褻瀆。
對顧尹姿來說,顧蕓柔那居高臨下的目光就是在施舍她那般,要是以前她會在乎,會斤斤計較,會出手對付顧蕓柔,但現在這些她不在乎,她只在乎她在乎的人。
向來跟顧蕓柔關系很好的官家小姐胡葉瑤輕蔑看著顧尹姿,“這才剛死了外公,尸骨未寒,一身大紅衣裳就出來炫耀,可惜,江大人連一眼都不會施舍給你?!?br>京城里所有人都知道顧尹姿花癡喜歡江君皓,不管江君皓對她翻多少個白眼,厭惡鄙夷到極致,顧尹姿還是不知廉恥黏上來,實在令人作惡。
還妄想跟蕓柔媲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幺樣,連自己都比她好上幾分。
顧尹姿不在乎她看自己的眼神,不過從胡葉瑤口中得知自己外公的一切,就讓她怒氣竄起。
親人除了她娘親之外就屬外公對她最好,上一世她是瞎了眼才會為了江君皓這個人渣去偷外公的密函,好讓江君皓有機會拉外公下馬,為此皇上因為江君皓有功特地升了四品明威將軍一職,管理部分兵權。
她遺憾的是不能回到外公在世時,是的話,她弄死那對狗男女就不用如此費勁。
現在她也絕對不會放過那對狗男女,死磕到底都要幫外公報仇。
嫋嫋娜娜的顧蕓柔說,“葉瑤你不要這幺說,尹姿心里其實也很難過的,今天其實是我讓她出來,省得她在家里傷心?!?br>顧蕓柔永遠總是在別人數落她時開口幫她說話,但事實上是顧蕓柔自己得了可憐分數,她博得被辱罵頭銜。
顧尹姿心里剛諷刺想完。
顧蕓柔身邊的愛慕者蘇明華就說道,“你老是幫她說好話,誰不知道她這身打扮出來是為了誰?!?br>“蕓柔,一定是她逼你帶她來姿雅閣對不對?剛剛這些話也是她逼你說的對不對?”另一個愛慕者周一建不分青紅皂白,將一切都推到顧尹姿身上,還一副要跟顧尹姿要拼命的架勢。
“顧尹姿,我警告你,不要以為蕓柔善良,你就可以任意欺負她,你要是再敢欺負她,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現在你沒有你外公給你撐腰,你還以為還囂張多久?!?br>以前顧尹姿有太尉外公,他爹官級低,不敢當面對顧尹姿放狠話,現在要不容易有了機會,當然不會放過在女神面前表現的機會。
顧蕓柔還沒等顧尹姿說話,她又接著楚楚可憐道,“周公子千萬不要這幺說,尹姿她也是心情不好才會這樣,你不要放在心上?!?br>乍聽這話是為她說的,可話卻盡是抹黑的她成分,什幺叫她心情不好才會這樣?這不是直接說自己平時就這幺欺負她了。
········第2章········
周一建為顧尹姿抱打不平哇哇大叫,“你就是太善良了,對待像顧尹姿這樣的人,你不需要這幺善良?!?br>“就是,對像顧尹姿這種蛇蝎心腸的人,就應該以毒攻毒,你要是太柔弱了,她就會加倍欺負你?!焙堆幼諾?。
有些事有一就會有接二連三。
應該說是姍姍來遲的江君皓一身金線錦衣,舉手投足迸發出尊貴與冰冷,五官英俊,他剛踏進姿雅閣,就看見這一幕,冷漠的眼神剎那間閃過一抹了然,余光落在顧尹姿身上立時轉變為強烈的厭惡。
在他看顧尹姿時,顧尹姿也注意到他,但不發一言。
江君皓又在她往自己看時,鄙夷收回目光,筆直從她身邊經過。
顧尹姿看著他挺拔冷冽的身影,原以為自己見到江君皓最起碼會有一絲絲的傷心難過,卻沒想到全都是憤然。
江君皓出現在她面前永遠都是這一副高高在上冰冷的姿勢,就連讓她偷重要密函時,姿態也沒未有放低,就好像吃定她一定會幫他一樣。
現在一想,那時候她就是犯賤。
胡葉瑤見到江君皓一來,就連忙告狀,說顧尹姿如何欺負顧蕓柔,周一建他們還在邊上搭上一兩句話。
告完狀之后,他們都用‘你死定’的眼神看著顧尹姿。
而江君皓也是一副等著顧尹姿上前討好和解釋。
可是等了半晌,顧尹姿直著腰注視他們,一點也沒有要上前的趨勢。
這讓江君皓大男人面子難以下臺,唯有先出聲,“顧尹姿你驕橫跋扈也要個度,像個潑婦在外頭欺負蕓柔,你以為你很有本事嗎?只會讓人對你厭惡到極致,還有,我今天不能想到你,你滾吧!”
顧尹姿一聽他用施恩的口氣對自己說話,心里早是氣爆了,艷色的衣袖里,她手指抓了緊又緊,恨不得將拳頭揮到江君皓連上,讓他不要這幺自大,自以為是。
見她還是穩穩不動,江君皓拉高不悅的嗓音,“我讓你滾,你沒聽見嗎?顧尹姿我對你糾纏已經厭惡到不行,你趕緊滾行不行,你就非要這幺厚顏無恥喜歡我嗎?我告訴你,我一點都喜歡你?!?br>上一世的顧尹姿一定會當江君皓是氣急了才會說這幺話,但是已經吃過虧的她,當然清楚江君皓心里是有多嫌棄自己。
不過正好,她也不喜歡江君皓。
不然她真會惡心到了。
“東夏把她趕出姿雅閣?!苯┍淶撓鍥荒頭扯愿戰吹姆攵乃?。
顧尹姿還沒等馮東夏動手,她揚起笑盈盈的面容對視江君皓,還有他身邊幸災樂禍的胡葉瑤他們。
高貴而冷傲開口:“只要你把我送給你的玉佩還給我,我立馬就會走人,而且還保證不會對你糾纏不休?!蹦歉鍪焙蚓退閌悄靡釉宜?,她都不會多看江君皓一眼。
江君皓沒想到她會問自己要回玉佩,下意識就否認,“什幺玉佩?我不知道你在說什幺?!?br>看著顧尹姿的視線不禁多了幾分犀利,他總覺得眼前的顧尹姿變了,好像跟以前不一樣了。
難道是他錯覺?
還是說顧尹姿故意跟他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嗯,一定是。
顧尹姿為自己傾心這幺多年,豈會一下子就收回了。
一定是在跟自己鬧脾氣。
想到那不見光的玉佩,他就嘴巴上哄哄她,“你先回去,我再去顧府看你?!?br>顧尹姿心里冷笑,眼底撩過譏誚的光芒,這話她都不知道聽江君皓說了多少回,有幾回是實現的,當然她現在是不稀罕這個,只是想起還是會有些生氣。
當然,她也有想過江君皓會不承認玉佩一事,但她有法子讓江君皓承認,還把玉佩還給自己。
“我前天才給你的,你這幺快就忘記了?那玉佩可是我的定情信物,你收了,你就是要娶我,你不娶,那是不是應該還給我?”她是故意當著這些人面前問江君皓拿玉佩,目的就是讓江君皓丟臉,也讓所有人都知道江君皓也有想娶自己的想法。
“什幺定情信物?!苯┝成弦懷?。
之前自己要玉佩時,都沒聽她說這一回事,現在才來說,擺明挖一個坑讓自己往下跳,讓自己娶她。
可想而知她的心腸有多歹毒。
哼,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娶顧尹姿。
“你不承認沒關系,當時我把玉佩給你時,蕓柔也在旁邊看著,難道你們兩個都想不承認嗎?”目光往江君皓身側的顧蕓柔看去。
聞言,顧蕓柔涌出怒氣,但又要維持她大度的表面,所以她面容略顯得扭曲。
顧尹姿嘴角的笑弧越來越深了,心里很大方承認看到顧蕓柔這般,她覺得很開心像吃是蜜糖一樣甜。
她記得當時是為了故意氣顧蕓柔,當著顧蕓柔的面給江君皓玉佩。
現在沒想到可以做為打擊顧蕓柔的理由。
其實還有顧尹姿不知道的事,因為這事顧蕓柔用可憐兮兮的眼神指責看著江君皓,好像江君皓是始亂終棄的男人。
為此江君皓私下花了不少心思哄她。
現在又提這事,還把顧蕓柔也拉扯進來,江君皓忍俊不住斜睨身邊的顧蕓柔,暗自埋怨顧尹姿,恨不得將顧尹姿給殺了。
見他們都不說話,顧尹姿無辜道,“你們不會被我說中了吧!都不想承認有這一回事,江君皓,那是我外公留給我玉佩,你拿了那就是要娶我的,你現在卻不敢承認,難道就不怕我外公半夜三更來找你嗎?”
其實她話里頭還有另一個意思,那就是連死的人東西都敢拿,拿了還不承認,也不怕遭報應。
顧尹姿又故意道,“其實我也知道你是怕傷害到蕓柔,如果你不想娶我,那就把玉佩還給我?!?br>姿雅閣喝茶的客人都往這邊看,還對此事指指點點。
顧蕓柔覺得自己的臉都被給顧尹姿丟光了,她往江君皓看一眼,讓他趕緊處理好這事。
“這事我們回去再說吧!”江君皓難得對顧尹姿和顏悅色。
········ 第3章········
“不行?!被厝チ?,她的玉佩還不知道能不能拿回來。
不依不饒說,“你不是說讓我滾嗎?你不想見到我嗎?剛好現在這幺多人都在,可以幫我做證,你把玉佩還給我,從此我們路歸路橋歸橋,一點關系都沒有,我也不會糾纏你,要幺玉佩你留著,但是要馬上娶我過門,而且還不可以再與顧蕓柔有任何的來往,你趕緊做出選擇?!?br>江君皓冰冷看著顧尹姿,心里顯然猶豫不決。
他知道這些年余鴻焱私下有養暗兵,玉佩是余鴻焱唯一所留下的東西,所以他才會猜測玉佩可以讓那些暗兵為他所用。
現在顧尹姿問他拿回去,他不想給。
要是不給,顧尹姿就要自己娶她,還不準他覺得與顧蕓柔來往,這怎幺可能?
現在又一時半刻也做不了假的玉佩。
難道真要還給顧尹姿?
他會覺得不甘,都已經到這地步了。
然而這對顧蕓柔來說,江君皓的猶豫不決是真有想娶顧尹姿的念頭。
心里閃過一抹狠意。
顧蕓柔手指猛地收箍。
打從她進顧府起,看到顧尹姿如此好命不僅擁有令人嫡女身份,還有掌握高權的外公無條件寵愛,再想到自己被丟在鄉下不聞不問這幺多年,她就發誓要奪走顧尹姿的一切。
所以她成功吸引江君皓目光,令他對自己傾心,如果現在江君皓要是娶了顧尹姿,那她的日子豈不是……
不,她絕不允許自己過回鄉下過苦日子,她要顧尹姿敗得無法翻身。
見江君皓不說話,不僅僅顧蕓柔擔心他會真娶顧尹姿,就連胡葉瑤,周一建他們也擔心。
蘇明華著急先說,“要不把那玉佩還給她得了?!?br>“是呀!為了那一塊玉佩賠上自己一輩子名聲不值,要是萬一顧尹姿不要命鬧到皇上那里去的話,那可就麻煩大了?!?br>江君皓眸子一沉,現在他剛升官,位置還沒穩,真鬧出什幺事來,那是對他不利,而且他也在乎的是蕓柔,不想她為這些事跟自己鬧脾氣,或難過。
他懷里掏出玉佩,攤在手上看了半晌,腦海盡力將玉佩模樣記下。
顧蕓柔看江君皓拿出玉佩,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氣,嘴角控制不住露出了輕微的弧線。她就知道君皓還是在乎她。
“還你玉佩?!?br>顧尹姿看他架勢是想將玉佩扔給她,連忙道,“你不要扔,萬一我沒接到,碎了,你還是要娶我?!?br>說著,她回頭對秋雁頷首。
秋雁趕緊上幾個臺階,接過江君皓手上的玉佩,回去轉給了顧尹姿。
顧尹姿收好玉佩,心里的一樁事總算是完了。
應該說上一世有一回她跟蹤江君皓,發現江君皓拿出這玉佩命令暗兵,后來江君皓的官也是越做越大,徹底控制外公的暗兵,之后江君皓才陷害她刺殺顧蕓柔,害她坐牢再將她殺了。
現在江君皓沒了玉佩,沒法命令外公的暗兵,她也算是折斷了江君皓的左右手。
江君皓要想官途一路順暢,恐怕要多花一些心思了。
自己對付這對狗男女才是剛剛開始而已。
江君皓見她收了玉佩,步伐還是沒移動,不由怒了,“玉佩你都拿到了,還不快滾出我視線?!?br>顧尹姿不怒,艷麗的臉蛋掛著笑弧,瑩眸恍若星星那般閃爍看著江君皓,冷傲譏諷他:“姿雅閣又不是你家,我要走要留那也我的事,跟你沒關系?!?br>胡葉瑤憤憤然指著她,不屑道,“怎幺沒關系,真是不要臉,還想留下來糾纏江大人?!?br>“我怎幺不要臉了?那也好過你呀!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泵髏饜睦錁拖不斷窠┱庵鐘腥ㄓ惺頻哪腥?,還在假惺惺跟顧蕓柔做好友,她看了都覺得惡心。
以前她就一直想不明白當初顧蕓柔從鄉下回來的庶女,會讓官家嫡女的胡葉瑤禮貌相待。
后來在她殺死胡葉瑤時,顧蕓柔才將胡葉瑤在心里一直想著當江君皓的妾室的事說出她聽。
被戳破心思,胡葉瑤頃刻間有些不知所措,直對顧尹姿吼去,“你以為人人都像你這樣不知廉恥呀!”
“是,我承認,你以為你會好到哪里去呀!”以為不承認就沒了事了嗎?
哼,真是想得美呀!
顧尹姿了解顧蕓柔佛口蛇心,要是知道胡葉瑤會撬墻角,怎幺會輕易放過胡葉瑤。
“好了,本姑娘要上樓去喝茶,麻煩你們都讓一讓?!?br>顧尹姿攜帶兩個婢女他們身邊經過,一個眼神也沒往江君皓身上看。
江君皓看著她倩影,面色沉了又沉。
以前顧尹姿老是追著他跑,他是很嫌棄。
但現在顧尹姿這般對他,他就覺得有些不適應。
而且顧尹姿也不像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還是說顧尹姿真的變了?
顧蕓柔察覺到他周圍的氣息洶涌流動,從容的眼底迅速撩過一絲不悅。
都少了顧尹姿的糾纏,難道江君皓不高興嗎?
胡葉瑤抑制不住手指顫動,眼神閃爍,沒有往顧蕓柔身上看去,就連顧尹姿方才從她身邊經過,她也不出語言諷刺。
蘇明華,周一建兩人對顧尹姿的態度抱有懷疑,他們覺得顧尹姿不可能放棄了江君皓,或者說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顧尹姿會放棄江君皓。
顧尹姿上樓要了一間廂房。
雖說姿雅閣的點心很貴,但她現在沒那個心思去在乎這個。
現在不知道琛哥哥怎幺樣了,等一下去找他。
這一次她一定要對琛哥哥好。
珠云,秋雁看她若有所思,兩人彼此對視一眼,不敢出聲打擾她。
傅瑾琛與好友宋錦碩正在以風雅為主的廂房里。
兩人將顧尹姿一舉一動看在眼里,而桀驁不馴的宋錦碩掛著妖孽那般好看的笑意,意味深長地看著傅瑾琛。
“你說顧尹姿到底是怎幺啦?突然改變如此大?難道是對江君皓欲擒故縱?你最近有沒有到顧府去看她?”
傅瑾琛眼眸恍若黑洞幽深,透著寒冬那般清冷,他好整以暇看著宋錦碩,一言不發。
········ 第4章········
宋錦碩觸及他目光,討好笑了笑。
好友不說話,那是說明只是在遠處看顧尹姿。
轉瞬間他又替好友不滿,“我真是不明白這個顧尹姿有什幺好的,值得你這般死心塌地對她?!?br>傅瑾琛端起燒著梅花圖案的茶杯,動作優雅,他恍若沒聽到宋錦碩的話似的,輕抿了一口香茶,好看的眉宇間露出幾分愜意。
宋錦碩自顧自地說,“她人長得又不是很美,性子驕縱跋扈,對人更是傲慢無禮,我行我素,京城里面的官家姑娘隨意拉一個出來都比她強,而且最關鍵是她喜歡江君皓,又不是你,還對你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你還甘愿如此,再這樣下去,你早晚有一天把她性子寵得無法無天,看到時候你怎幺收拾殘局?!?br>傅瑾琛面無表情嘆了口氣,他怎幺會不知道錦碩說得這些,只能他對她的好都已成了習慣,就算是她覺得他很煩,口出惡言,他還是想對她好。
她想要什幺,他都想為她辦到。
她性子再壞,她也是自己喜歡鐘意的女子。
宋錦碩看得出他心里的無奈,也跟著長吁了口氣,“如果要是顧尹姿喜歡你,她性子再壞,我也不會說你什幺,我只是為你不值,你看方才顧尹姿都將自己外公給她的玉佩送江君皓,江君皓也算是她外公的仇人,你看她還一如既往花癡江君皓?!?br>宋錦碩又一次在心里總結,顧尹姿就是一個白眼狼,是個徹徹底底沒良心的白眼狼。
“行了,你不渴嗎?”傅瑾琛反反復復聽他都在說尹姿的不是,心中原本只當他是在埋怨,后頭越聽,小火苗不由自主冒起。
宋錦碩豈會聽不出他警告的語氣,知道好友除了對那個顧尹姿有溫柔之外,對其他人可狠了,所以他還是見好就收。
傅瑾琛擱下茶杯,緩緩站起身。
“你該不會現在就去找那個顧尹姿吧!”宋錦碩隨著他起身而目光移動。
“你都知道說我好久沒見她了,那我現在就去見見她?!?br>“難道你就不怕她轟你出來嗎?”宋錦碩慌忙起身說。
傅瑾琛斜睨他一眼,似乎將他心思看得一清二楚,“不怕,我又不是沒被她轟過?!?br>“不行,你不能去找顧尹姿那個壞女人?!彼謂跛兜滄》棵?,不讓他出去。
傅瑾琛絕倫俊顏霍然一冷,冷厲懾人的目光往宋錦碩身上一掃。
宋錦碩心里猛然一驚,涼意不斷從他后背升騰。
“你到底隱瞞我做了什幺事?”傅瑾琛冷冰冰的地問他。
“我……我,我看你為那個顧尹姿如此傾心,眼里也看不到其他的存在,所以我特地邀約了孟家官小姐孟玉馨,還有周思雨一同前來?!彼謂跛兌裁Σ壞饈?,而還夸獎孟玉馨。
“那個孟玉馨性子為人不錯,而且對你也是一往情深,我覺得你們在一塊的話,一定比你跟那個顧尹姿在一塊好多了?!?br>聞言,傅瑾琛冰冷的面容郁郁沉沉,身上籠罩著的寒氣更冷懾人,冷眸恍若利刃那般。
宋錦碩感覺到廂房里有一股無形的壓迫感,似乎要在下一瞬間將他給殺了。
只見傅瑾琛寒冷道,“我跟誰在一塊那也是我的事,如果你看不慣我跟顧尹姿在一起的話,你可以不交我這個朋友?!?br>他不想宋錦碩插手干涉他和顧尹姿之間的事。
“讓開?!?br>“你竟然為了一個顧尹姿這幺對我,我這不都是為了你好嗎?”宋錦碩憤憤不平道。
“你為了我好,我理解,但不代表你可以背著我做這樣的事?!?br>傅瑾琛運用內力往宋錦碩身身上揮。
宋錦碩狼狽閃躲開。
傅瑾琛連頭也不回,邁出廂房。
宋錦碩不滿喃喃自語,“真是的,對我都下狠手,等一下孟玉馨她們來了,怎幺辦呀!”
要是說傅瑾琛臨時有事走了,那也不行,因為傅瑾琛就在姿雅閣。
他要是說謊,萬一要是給撞見了,那他不是穿幫了。
他要想個法子才行。
傅瑾琛敲了敲顧尹姿所在廂房的門。
正吃著點心起勁的顧尹姿抬頭,“是誰呀!”
她在上一世牢餓壞了,現在看見令人垂涎的點心,顧尹姿吃得有點急,一點大家閨秀模樣都沒。
秋雁為她端茶。
“是我,傅瑾琛?!?br>琛哥哥?剛才她還在想等一下去看他呢,沒想到他就出現了。
顧尹姿連忙接過秋雁手上的茶,將口中的點心咽下,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儀容,再讓門外頭的傅瑾琛進來。
傅瑾琛還以為她這幺久不出聲,是不想見他,現在一聽讓他進來,他心控制不住狂喜,嘴角一點一點勾勒出弧線。
傅瑾琛有些緊張地推開門。
“琛……”顧尹姿看見下意識對他笑,連稱呼跟上一世一樣。
突然,她才猛然注意到,如果要是自己一下子對傅瑾琛好的話,那會不會惹起琛哥哥的懷疑?
而且琛哥哥的稱呼也是在她進牢時所改的。
以前自己都是稱他為傅瑾琛。
唉,都怪自己以前怎幺不對琛哥哥好一些。
“你坐?!?br>顧尹姿收住對他膩稱,請他坐下。
光是這些都已經讓傅瑾琛受寵若驚了。
以往顧尹姿一見,不,應該是一聽到他名字,她都會掉頭就走,連見他都不想見。
除非她是有事找自己幫忙,才會對自己稍有那幺一丁點的和顏悅色。
傅瑾琛惴惴不安坐下,墨眸看著她,隱匿著對她的迷戀,“你是不是有什幺事需要我幫忙?”
“沒有呀!”顧尹姿不假思索就說?!拔夷苡惺茬凼掄夷惆錈?,你想太多了,對了,你是什幺時候就已經到姿雅閣了?”
希望沒有看到她潑婦的形象。
“其實我早就來姿雅閣,在另一個廂房,你跟江君皓的事,我已經看到了?!備佃∷幌肫燮?。
“哦!”顧尹姿懊悔拍了一下自己額頭。
她的形象沒了!
“我不明白你為什幺給了江君皓定情信物,為什幺又收回?難道你不喜歡他嗎?”
········第5章········
傅瑾琛表面上若無其事地試問她,不過他心里卻很介意這個問題,恨不得將那個江君皓殺了。
但傅瑾琛又不能讓她知道自己是如此殘暴。
聞言,顧尹姿眼中燃燒起了怒焰,咬牙切齒地說,“以前是我瞎了眼才會看上他,他壓根就是渣,從現在開始我跟他是勢不兩立,還有?!彼倭碩?,往傅瑾琛身邊靠去,小聲地對他說,“那玉佩根本就是什幺定情信物,我為了拿回外公給我的玉佩,所以才我撒謊?!?br>“原來是這樣?!備佃∫倉雷約漢苊懷魷?,聽到了她解釋,他邪魅的嘴角按捺不住往上翹,亮白的光線下,溫和的面容頓時變得魅惑至極,似乎只要一眼便可以奪去人的呼吸。
顧尹姿目不轉睛看著他,他的墨眸恍若春水那般瑩亮。
她以前怎幺沒發現琛哥哥如此好看的?就連那個冰冷的江君皓都要靠邊站。
傅瑾琛也定定凝視她。
他知道她喜歡艷色,在別人眼里她的姿色比不上顧蕓柔的白蓮容貌,但對他來說,她驚世動人的面容才是勾心,深深逗留在他心底。
她永遠都是獨一無二的。
秋雁,珠云看自家定定看著傅公子,那樣的眼神她們最熟悉了,沒錯就是花癡,也是往日自家小姐看江君皓的眼神。
難道小姐不喜歡江君皓是因為傅公子嗎?
秋雁在心間嘆氣,略透著幾分高興,如果是傅公子的話,那小姐的幸福就會有著落了。
就在秋雁還在想要不要提醒自家小姐不要這幺看著傅公子,這樣很容易會把傅公子嚇跑的。
這時敲門聲傳來。
“瑾琛你在里頭嗎?顧尹姿!”
顧尹姿一個閃神,怔了一下,略不滿有其他人打擾自己跟琛哥哥相處。
不過顧尹姿聽得出這聲音是那個討厭的宋錦碩,下意識惡略脾氣就出來,嚷道,“你干嘛?你又不是趕著去投胎,不斷敲門,我又不是聽不到?!?br>外頭宋錦碩聽到她惡聲惡氣,心思一斂,暗暗罵道,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就算今天當著所有人的面拒絕江君皓,顧尹姿還是一個惡女一枚。
“我要找瑾琛?!幣饉疾皇搶湊夷?。
顧尹姿當然宋錦碩不會無緣無故找自己,自己跟他可是有‘深仇大恨’,恍惚間,她才想起自己剛剛說要改一下自己脾氣,要對琛哥哥好,自己現在又在琛哥哥面前出糗了。
這都怪那個宋錦碩。
顧尹姿偷偷地斜睨一眼傅瑾琛,沒發現他臉上有一絲絲不耐煩,或是厭煩,她才松了一口氣。
其實傅瑾琛面上是溫潤,但心里也對宋錦碩的到來感到不耐煩,因為他猜到宋錦碩來這里的目的是什幺。
“進來?!?br>令顧尹姿沒想到的是除了宋錦碩進來之外,后頭跟隨兩名姑娘。
雖然平時沒跟她們打招呼,但她認識她們。
孟玉馨,周思雨都是很有名氣的官家小姐。
然而,她們來這里做什幺?
還沒等顧尹姿問出口,孟玉馨便裊裊娜娜而來,極其有大家閨秀風范,美麗面容也是難得一見,多一絲白蓮的淡然。
一看她,顧尹姿心里有說不出來對她的厭惡,總覺得孟玉馨跟顧蕓柔是一路人。
反倒是那個周思雨,清秀可愛,眼睛恍若一潭湖水那般清澈,一見而到底,她直覺比較喜歡。
孟玉馨無視顧尹姿打量的目光,心中卻對顧尹姿行為充滿了看不起,輕蔑。
而且她也知道傅瑾琛喜歡之人就是顧尹姿。
那她對奪取傅瑾琛的心更加有信心。
因為她深信,沒靠山,胸無半點墨的顧尹姿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孟玉馨:“傅公子原來這,我原以為你有事回去了呢,傅公子不介意我留下來吧!”
當她知道傅瑾琛是來找顧尹姿時,她想也不想就讓宋錦碩帶她來。
難得跟傅瑾琛相處,她要把握機會。
孟玉馨似乎很有信心自己不被傅瑾琛拒絕,她若無旁人地坐在傅瑾琛另一邊的椅子,嘴角掛著得意的笑弧挑釁往顧尹姿看去,仿佛像是在說,她看上的男人沒有得不到。
顧尹姿暗生怒火,這時她才想起上一世有一段時間京城傳出孟玉馨跟琛哥哥有曖昧關系,后面她記得有問過琛哥哥,琛哥哥說沒有的事,讓她不要多想。
之后她就沒聽說這事了。
現在終于知道自己為什幺不喜歡孟玉馨了,原來她內心深處都記得這事,只是一時想不起來。
哼,琛哥哥是她的,就算是使用什幺陰險手段,她都要得到琛哥哥,絕對不讓孟玉馨這樣惡心的人給搶走了。
顧尹姿握了握手,又松開。
她努力在壓制自己沖動的壞脾氣。
她也很努力忍著沒沖傅瑾琛發火。
可是這個該死的孟玉馨得寸進尺,還想再挨近傅瑾琛身邊。
當顧尹姿意識自己在做什幺時,她已經將孟玉馨推到在地上。
孟玉馨先是一怔看著她,隨即便很委屈很可憐都輕泣,儼然顧尹姿是欺壓賣花女的惡霸似的。
“小姐!”秋雁,珠云她們失神驚叫。
她們還以為小姐已經變了,不想一點都沒變,骨子里還是惡女行為。
周思雨趕緊扶起孟玉馨,宋錦碩不滿瞥看她,“顧尹姿你到底干什幺?孟姑娘犯著你了?你要這幺對她?蛇蝎心腸的壞女人,難怪江君皓看不上你,換是誰都不會看上你?!北暇谷聳率撬級?,顧尹姿這幺對孟玉馨是不給他面子,讓他下不了臺。
秋雁見自家小姐被人這幺說,心里也是不好受,便道,“我們家小姐也不是故意的,希望孟姑娘不要介意,奴婢代替小姐向你賠不是?!?br>說著,對孟玉馨深深一屈雙膝。
可這對孟玉馨來說遠遠不夠,還想讓顧尹姿在傅瑾琛面前丟臉。
孟玉馨不做聲,秋雁也不敢起來,只接著彎屈著不動。
顧尹姿黑白分明的眼眸使勁瞪著孟玉馨,折磨秋雁表面上就是折磨她這個做主子的,真會得寸進尺。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查看更多
掃我
專為廣大女性打造的
移動圖書館
分享美好的故事給你們看

關注微閱云讀書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精彩內容